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定西日报 > 四版 正文

【美文】母亲·婆婆·创可贴

来源: 定西日报  作者: 甘肃定西·赵彩霞   2015-05-27 16:52  编辑: 见习 庞传伟


母亲·婆婆·创可贴

  多大的手口,靠的都是废弃的猪肠油,一盏煤油灯;多深的刀伤,用的都是黑黄的棉花灰,一绺破布条。一块石头温热的孩子尿液是你的护肤液,一枚烧黑的杏仁粒是你奇思的画眉笔。今天,你生命的最后半个月,奢侈的用上了创可贴——母亲!是婆婆剪烂了你的脚趾甲,是女儿为你贴上了创可贴。

  你见过这样的两亲家吗?母亲83,婆婆75,双双眼花了,两个都老了,婆婆更是手抖了,头也摆开了,还给比自己大八岁的母亲修指甲,剜鸡眼。北方的正月依然春寒料峭,我为母亲洗完脚,安顿她坐在院子的台阶上,母亲蜷缩着,羞涩着,她担心被时代扭歪的脚丫脏了我们的眼睛我们的手。当时我心酸如酵,想不通垫在脚心压扁的指头六十年怎么承担起一个九口之家!婆婆紧挨母亲坐下,抱起母亲有鸡眼的左脚,一边用针挑,一边用剪刀剪。就针尖那么细的一个眼,却出乎我料的深,出乎我料的硬。长这么大我给母亲剪指甲的次数不多,挑鸡眼更成为负数。婆婆胸有成竹地挑着、剪着,似乎这样的活儿她干过好多次了。更出乎我料的是她用舌头舔着软化着让母亲步履艰难的硬剪赶紧除掉。终于连根拔出来了,婆婆舒了一口气。还有别的指甲也很厚,柔柔一剪刀下去,露出了血红的肉质,接着有血迹渗出,我想母亲肯定疼坏了,那么大一块,却发现母亲不动神色,母亲真的是老了,麻木了,连疼的感觉都没有了。我急忙从钱包找来唯一的一片创可贴给母亲贴上。婆婆自责着,赶紧扶着母亲进了房门。

  这天,这次,是我今生与母亲的最后一面,最后一触。再见到母亲,她已静静地安放在棺木里了。我感谢婆婆,如果不是她来给母亲剜鸡眼,也许我不会想起大冷的天给母亲洗脚。如果不是她拿唾液给母亲泡脚挑鸡眼,我也许不会知道人间还有这般的亲家姐妹似海情深,也许我今生不会把婆婆与母亲提到心灵同样的神圣高度。若说以前多少的关爱恩情孝顺尽责都被疏忽,那么这无意间的一个小动作便成了情点,激活了潜藏人性深处的情感:婆婆如母,儿媳如女,角色不同,情长没有两样!

  父亲远去,母亲长辞。公婆成了父母的影子,所有未尽的孝心未满的心愿给予幸存的他们,让我的良心在这里找到安慰。

  透过那片创可贴缝隙,我看到了日渐瘦小却越加辛劳的婆婆,还有给婆婆不断制造麻烦的公公,因为他眼睛看不见了。自达进了这家门,他们就成了我的爸妈,此时不知二老在唠哪家的田好哪家的牲口肥,尽管看过他们不到一周,还是时时有所牵挂。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