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定西日报 > 四版 正文

【美文】妈妈,祝你长寿

来源: 定西日报  作者: 窦学真   2015-06-04 10:00  编辑: 见习 屈雯


  “一家人欢聚一堂,祝妈妈花甲大寿,欢歌笑语喜气洋洋,暖流涌上心头。你为儿女费尽了心血,儿女们永记在心头。”

  第一次听阎维文唱《祝妈妈长寿》时,我还是一个懵懂少年。那时家境贫寒,生活里没有过生日这个概念,事实上家里也没有给谁正儿八经地过过一个生日。以致在多年以后,在我自己做了爸爸时,对于自己的生日也很漠然,只有在两个孩子的生日,才会变着法子热闹一番。至于妈妈的生日,一直丢在脑后,更是无从谈起。

  总以为妈妈会永远年轻,永远是风尘仆仆的样子,出现在我的生活里。妈妈并不善于操持家务,为了维系紧巴巴的日子,她一生的大部分光阴都是在大山里度过,春天出山摘野菜,夏天满山寻野药,秋天入林拾野果,冬天进沟背柴火。这样的节奏,把妈妈的日子打造的像时钟一样紧凑,永远没有停息的时刻。直到十年前我把妈妈接到县城,才结束了这种延续了五十多年的生活。在城里,妈妈也难改在乡下的习气,院子的角角落落里都是她捡来换钱的垃圾。因为顾忌自己的颜面,我多次要求妈妈中止这种行为,但她依然乐此不疲。

  终于有一天在餐桌上,突然发现妈妈老了的时候,我心头一惊,无论如何要给妈妈做寿了。有这个想法的时候,妈妈已经走过了她人生的七十个年头。我知道妈妈的这七十年走得很是艰辛:民国末年的匪祸,五十年代末的大饥荒;外祖母的早逝,父亲的过早离去,在妈妈的心头留下了一道道的伤痕。尤其在父亲去世后,妈妈在世人异样的目光里拉扯着这个家,走到了今天。可喜的是儿孙都已成人,作为小儿子的我在别人艳羡的目光里离开了农村。给妈妈过生日的提议首先得到了孩子们的响应。在两小子眼里,给谁过生日,无非就是改善伙食,好好犒劳一顿。

  妈妈一生节俭惯了,对于花钱的事情一般不大赞同。五月,石榴花如火怒放的季节,妈妈的生日也就到了。我跟妈妈说了我的打算以后,妈妈迟疑了一会,接着摇摇头说,过生日就算了,在外边吃,太费钱。妈妈一直坚持她的意见,我就很不高兴的说了几句妈妈,她才穿了一件新衣服,慢慢吞吞地跟我们出门。

  虽然是妈妈的七十大寿,但我不想过得过于张扬。一起吃饭的除了我的孩子,就是侄子及内侄女一家。她们都在县城工作,我订的座不在豪华的酒店,而是一家新开的自助餐。妈妈从没有到过这样的场所,当她踏着地毯走进大厅的时候,我感觉她的腿有些哆嗦。好在有两个孙子搀扶着,妈妈被扶到包间的主座。这时侄子和侄媳抱着孩子也提前在包间恭候。妈妈一进去,曾孙子就伸出双手,要妈妈抱。这期间,几个孩子已经穿梭在食物柜前,开始搬运食材。孩子们都很亲昵地问奶奶想吃什么。

  妈妈对着琳琅满目的食品,看得眼花缭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侄子坐在奶奶的身边,不时的夹菜,慢慢妈妈没有了初来时的惶惑。侄子拿出定制的蛋糕的时候,内侄女家三岁的小女孩自发的唱起了生日歌,这使我们都感到很惊讶。

  妈妈在孙子们的协助下,吹熄了象征七十大寿的蜡烛。四世同堂,这应该对于妈妈是莫大的幸福。人生七十古来稀,我不知道妈妈还有几次这样的机会,尽情享受这份幸福。在这种场合下,我抑制着盈眶的泪水,心中默默地说:妈妈,祝你长寿!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